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励志 >> 文章正文

如果上帝在第十九层——同病魔战斗(上)

生命也许转瞬即逝,但是重要的是我们在生命里留下了什么。许多人在面对生命即将被终止的痛苦时,却还在为生命呐喊,发掘出不屈不挠的精神,这是可钦佩的。文章中的女主人公在面对人生的不幸与痛苦时,展现的是与生命抗衡的精神,焕发出了夺目的光彩,用一颗平常心接受现实。当一个人连死都能接受时,不幸与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离高考仅有二十几天了。三次模拟模拟考试的成绩均创下一中历史上的最高记录,我对即将到来的高考充满信心。夏日的天气也一天比一天炎热。一次洗澡时,我突然发现身上出现了一批细小的出血点。可能是过敏吧,过几天就会好,我想。没工夫在意它,现在要把全部精力都投入高考备战中。

然而,皮肤上的出血点并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消失反而日益增多,逐渐遍布全身。六月底,复习进入白热化阶段,我却开始不断流鼻血,向上的淤斑也越来越多。父母焦急地翻着各种医书却不得要领,而我坚持要等高考完才肯去医院。日子一天天滑过,高考的压力和身体的不适弄得我焦头烂额。我咬着牙,默默地随着别人不用随的压力,不让老师和同学知道。

7月7日,同数万考生一道进入考场。9日上午考完最后一科,下午便信进了医院。验血的化验员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连续采了四次血后,终于无可奈何地把化验单递给父母。血小板仅有11个单位,而正常人应是100~300个单位。

我躺在病床上,手上批着吊针,心里在计划暑假如何度过。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后面将有一段如此艰辛的日子在等着我。

第一次骨穿结果是骨髓轻度左移,怀疑是再生障碍性贫血,随后又被否定。十天以后病情没有好转,父母带我到中国科学院协和医院血液病研究所。第二次骨穿确认为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是一种稀少的血液病,至今原因不明。开始流向大剂量激素和丙种球蛋白。每天几千元的花费让一家本不富裕的生活变得更加拮据。父亲像小学生一样跟在医生后面抽空子就问,小心翼翼的模样,让我看着心里酸酸的。在父母心目中,我这个让人操心的女儿远比他们自己重要……

如此低的血小板,随时都可能引起大出血。如果出血部位在内脏或脑部……天黑了,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一直不愿承认、不敢面对的问题终于来了——那就是死亡。夜那么黑,我突然感到十分害怕,一向自诩为坚强的我偷偷哭了。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白色,到处都是白色,令人压抑的白色。我蜷在宽大的病号服里,窝在床上,伸出一双被扎得稀烂的手,试图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肉体、灵魂都不是我的,只有痛苦还是。

一瓶一瓶往体内输液,又一筒一筒地从体内抽血。我沉默着,闭着眼睛接受这一切。痛苦,生命的孪生姐妹,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让我清楚地意识到生命的存在。在忽然到来的厄运面前我茫然若失,咀嚼着失意和无奈。

高考来得轰轰烈烈,走得平平淡淡。我考出了711分的好成绩,列岳阳市第四。我一直向往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它所要求的分数、视力,以及1.65米以上的身高,我都达到了,并且通知我去面试。我满怀希望,以为梦想终于能够实现了。可就在面试的前两天,大剂量的激素使我的容貌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令人无法面对的变化。医生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常见的药物反应,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可这足以让我无法通过面试……

我理想的校园,那个我不知念了多少遍的校名,无数次在漫漫长夜激励我奋斗不息的名字,就这样失之交臂……在人生这样一个路口史感觉到一阵痛,难以名状而又无处不在。是不是人永远无法与命运对抗呢?是不是命中注定的东西永远无法改变呢?无论我考前多么用功,无论我模拟成绩多么优异,无论我的心态多么平和,都抵不上命运安排的一场病?我本应该是出色的,然而面对自己孱弱的身体我远处可逃。(此文是上篇,待续……)

本文标题:如果上帝在第十九层——同病魔战斗(上)

本文地址:http://www.lxlong.com/archives/51.html

本文来源:小龙励志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