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励志 >> 文章正文

迟志强跌倒后是怎么站起来的

迟志强跌倒后是怎么站起来的: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迟志强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曾经主演过《小字辈》、《夕照街》、《月到中秋》等影片,与当时的陈冲、刘晓庆、唐国强和潘虹等同是第二届“全国优秀青年演员”奖获得者。然而,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1983年,迟志强在南京突然被捕入狱,随后被南京市检察机关以“流氓罪”批准逮捕,监禁4年。全国舆论一片哗然。

由于表现良好,迟志强于1985年提前出狱。两年后,他根据铁窗内的生活创作、演唱的《铁窗泪》、《愁啊愁》等歌曲风靡大江南北,人称“囚歌之王”。但之后,随着社会对“囚歌”大肆流行的批判,迟志强再次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作为一名公众人物,迟志强的经历可谓大起大落。他当年到底缘何入狱?从人生的至高点跌到最低处,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灵炼狱?如今,他是否能东山再起?近日,迟志强向本刊特约记者首次详尽披露了他20年来,如何从“流氓犯”的阴影中解脱出来的痛苦历程……

当红演员失足内幕

1958年,迟志强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个市民家庭。迟家一共4兄弟,他排行老二。 他初中毕业时,长春电影制片厂招收演员,全国有16个指标。能歌善舞的他经老师推荐报名后,通过层层筛选,成为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培训班的学员。

1974年,16岁的迟志强参加拍摄了第一部电影《创业》,反响极好,接着因主演《小字辈》、《夕照街》等影片迅速走红。1979年,21岁的他与刘晓庆、唐国强、陈冲和潘虹等11位演员一起,被评为第二届“全国优秀青年演员”,受到中央领导人接见。年轻的迟志强对事业上的成功得意不已。

1982年,迟志强到南京拍摄影片《月到中秋》时,“八九个男孩女孩经常在一起玩,听着邓丽君的《甜蜜蜜》,跳贴面舞,看内部小电影”(迟志强语)。当时,他们根本没在意这种“超前”的行为是否影响到邻居休息,更没有想到是否引起了邻居们的反感,迟志强甚至还轻率地与一个女孩子发生了性关系。 结果,当1983年席卷全国的“严打”运动开始后,正在河北完县外景地拍摄《金不换》的迟志强突然被南京市公安局拘捕。原来,迟志强他们几个年轻人在南京时的行为,被邻居告发为“跳光屁股舞”,“集体搞不正当男女关系”了!此事被媒体披露后,一时间全国哗然。江苏省审判委员会迅速做出决定:迟志强一案,所有涉案人员均按“流氓罪”论处;迟志强的行为已构成流氓罪,监禁4年!

几乎没有任何过渡,迟志强就从“全国优秀青年演员”的巅峰状态跌到了人生的谷底。在监狱里,迟志强喝不下水,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有时候脑子稍微清醒,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后悔、绝望和恐慌。他不停地问自己:当时自己怎么就发晕了?怎么会一点自制力都没有呢?4年的刑期满后,自己肯定不能再做演员了,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办啊……

在监狱里呆了一段时间,他被转到了劳改队。这时候可以有人来看望了,可是他谁都不见;女朋友跟他分手之后,他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劳改队的同志一看情形不对,就直接把他送到了江苏花山煤矿,希望大量的体力劳动可以占据他思考的空隙,不让他胡思乱想。谁知,江苏花山煤矿竟因迟志强的到来成了全国知名单位。他第一次到码头卸煤时,不知道谁把消息放了出去,居然引来上千人围观。迟志强低着头,跟所有的犯人一样,光着肩膀走向了船舱,围观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看吧看吧,那就是迟志强!那个强奸犯!”8月的南京天气酷热,迟志强光着上身在船上默默地劳动着;岸上围观的人,有的朝他身上吐口水,有的朝他扔石子……迟志强不说话,汗水和泪水一起流下来,因卸煤而被完全抹黑的脸上出现了两道长长的悔恨的泪痕……

此后每次干活,迟志强总是出最多的力气,干最累的活,他希望能用劳动减轻内心的愧疚。由于表现良好,一年之后,他被提升为大组长。在服刑当中,除了参加劳动,他唯一的乐趣就是写日记,然后哼歌:“愁啊愁……悔恨的泪水啊……”歌声中充满了对自己以往荒唐行为的忏悔……
后来,为了丰富监狱生活,花山监狱决定发挥犯人的特长,成立文艺宣传队。迟志强进入宣传队后,表现良好,先后3次获得一等功。1985年5月,迟志强因此被提前释放出狱。

几度沉浮:“囚歌王子”速红之后再消失

出狱后去哪里?当时,哪个单位敢接受一个劳改犯?令迟志强意外而又感激不已的是,由于监狱方面对他评价很高,长春电影制片厂重新接受了他——但是已经无法恢复过去的编制,他不能拍电影了,只能去打杂。

剃光的头发还没有长起来,背着一只破包,迟志强回到了长春电影制片厂。他服务的对象是厂里所有的职工,工作内容是一切杂事,包括给员工维修房子、拉泥、运煤甚至端茶倒水,而一起干活的工友就是以前为他服务的、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杂工。在这里,迟志强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次洗礼。

在同一个地方辉煌过,又摔落了下来,那种巨大的落差,迟志强最初总是难以真正接受。有一次,一位职工家的下水道堵住了,他和一位姓王的临时工一起去疏通,看到搭档速度太慢,他习惯地催促道:“快点!”没想到,姓王的临时工也是直性子,眼睛一翻便扔了扳手,说:“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电影演员吗?要快,你一个人干去……”迟志强只好一个人去干。

更尴尬的事情来自原来相熟的朋友。宋晓英、郭凯敏、陈佩斯这些老朋友怕他伤心,遇到他总是绕道而行。但是整个长影厂就那么大,总有相遇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大门口遇到了宋晓英,宋晓英拉着他的手叫了声:“强子……”他顿时受宠若惊,禁不住泪如雨下。此后,为了避免此类尴尬,迟志强戴起了墨镜,以免与那些老朋友对视。

迟志强改正错误的虔诚态度,逐渐赢得了大家的尊重。1986年底,著名编剧张笑天写了电影剧本《天鼓》,找到迟志强出演主角。迟志强欣喜若狂,尤其珍惜这次刑满释放后想都没敢想过的拍戏机会:剧组行程1万多公里,从青藏高原一直拍到上海吴凇口,他没有一句怨言。在青藏高原时,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他6天6夜吃不下东西,但仍然坚持工作……他的愿望不高,只是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全国人民看到他已经改过自新了,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糊涂的“流氓犯”了。遗憾的是,这部作品因为剧组的经济问题,最终没有公映。但迟志强却自卑又自责地想:“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但这次经历,重新唤起了他对电影的热爱。在打杂之余,他常常独自悄悄地去看电影。那段时间,在电影场的角落里,人们常常可以看到戴着墨镜的他,他既是观众又是服务员,看完电影后,还得按照总务科的指示打扫卫生。

就在这时,一个名叫池代英的女孩闯进了他的生活。小池是杭州的一名会计,有一次到长春出差,朋友请她看电影,她在电影院认出了藏在墨镜后面的、落寞的迟志强。回到杭州后,池代英写信鼓励迟志强:“希望你能早日重返银幕。”不久,接到迟志强的回信后,池代英特地到长春看望迟志强。就这样,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池代英的爱情和鼓励,使自卑的迟志强终于获得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乐。有时候,干活干得起劲时,他还会哼唱自己在监狱里谱写的歌曲。

事有凑巧,有一天,《电影世界》主编赵子明走过迟志强身边时,听到了他哼唱的《铁窗泪》曲调。赵子明饶有兴趣地说:“我们给你录歌,出盘磁带吧!”迟志强深感意外,他觉得那些歌词基本上都是自己真实感情的流露,是对父母、对以往日子的忏悔。就在他拿不定主意时,女友池代英及时来信对他进行了鼓励,希望他能借此机会走出当年的阴影,重新站起来。

1988年8月,《铁窗泪》整理录制完后就投入市场,没想到反响竟然空前地好。有的人在相亲时,有的人在商店开业时,有的人在过生日时……也不嫌“不对景”,嘴里唱着“愁啊愁,愁得白了头”。这种情景,连迟志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本来是去打鸟,最后弄了只老虎回来!”

但是迟志强的腰杆还没有完全挺直,铺天盖地的批评就从天而降。很多人认为,迟志强还没有走出“监牢”的阴影,他把一种畸形的、反常的甚至不健康的情绪带到了社会上;还有人认为,迟志强完全是在卖弄自己的苦难骗取听众的同情……《铁窗泪》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从大热到大迟志强委屈不已。他本来只想以自己的忏悔告诫所有的青年人,要懂法守法,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哪里知道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他问自己:你还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吗?

一番思考之后,迟志强做出了再次离开舞台的决定。他觉得,自己要想真的从头再来,要想忘记过去的阴影,一定要走到更广阔的世界中去。就这样,他又一次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这一次,足足消失了10年有余。

10年磨砺,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迟志强悄悄离开长春,到了杭州,与池代英结了婚。他琢磨着:什么职业才能让自己最快忘记过去,重新面对未来?

当时适逢下海成风,有几个朋友便拉迟志强入伙,“下海玩玩”。后来,6个人一起出资,在迟志强的老家哈尔滨开了一家酒店,取名叫“金事达酒店”。酒店的布置和装潢都是一流的,里面包括了餐饮、住宿、洗浴和娱乐等等项目。

酒店开业时,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但当哈尔滨人知道迟志强参加了金事达酒店的经营后,纷纷前来酒店聚餐,结果,迟志强成了纯粹的酒店“接待员”。当时,凡是有人来,一定点名叫迟志强作陪。要求多的客人,要他陪着唱歌;要求少一点的客人,就请他签名合影;最多的是要他陪酒……不管哪一桌,凡是来吃饭的,一定要在中途把迟志强喊去敬酒。有一次,两桌客人同时喊迟志强,他先去了离自己近的一桌,没想到惹怒了另一桌的客人。对方先是大声叫骂,看迟志强还没过来,就纷纷敲起了桌子。等到迟志强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非常不耐烦了,其中一位客人发怒地把剩汤泼到了迟志强脸上,骂道:“不就一个烂歌星吗?太不识相了!”面对这种羞辱,迟志强还不能发火,南来北往都是客,要是惹得顾客不乐意,不是砸了酒店的生意吗?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半年,迟志强经常被顾客灌得酒醉,直喝得胃出血。池代英心疼地说:“钱没赚多少,再这样你就‘交代’了。”

无奈,夫妻俩只得撤资,从此一直定居在杭州。妻子池代英在一家合资企业当会计,暂时没有工作的迟志强一有时间就去电影院观摩其他演员如何演出,有什么表演心得,他就在家里演给妻子看,为自己能在演艺事业上东山再起做扎实的准备。

随着儿子的出生,迟志强觉得自己该负起父亲和丈夫的双重职责了,便真正开始寻找自己的立足之地。不久,他看中了河北秦皇岛这一旅游胜地,和妻子商量之后,他和朋友合伙在秦皇岛开了一家小酒店,起名“名门酒店”。这一次,迟志强再没有用自己的名气做什么宣传,酒店财务由妻子池代英管理,经营也由朋友完全负责,他自己只是偶尔对酒店的发展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更多的时候,他完全像一个普通员工那样给妻子和朋友打起了下手;有时候服务员太忙,他还要亲自端茶倒水……渐渐地,他不再被“坐过牢”的阴影笼罩了,变得自信起来,摘掉了自己的墨镜,能够平心静气地跟任何一个客人像普通朋友那样聊天了。在这种普通的生活里,他有段时间相当满足,甚至想就这样归于平淡,守着妻子,带着儿子,干点家务活,即兴表演节目给儿子看。可是,给儿子表演时,有一种声音总是在不经意地提醒他:回到舞台上去,展示自己的表演才华,报答社会!

迟志强终于明白,在完全“消失”的这段日子里,自己内心里其实从来就没有放弃对电影的追求和向往,而是渴盼着合适的机会降临。2003年,机会终于来了,他应邀出演电视剧《鲁班大师》中的一个角色。该片在北京播出后,迟志强娴熟的演技受到了观众的普遍好评,不少观众评价:“他现在多了一丝平淡和从容。”2004年8月,他以6000元一集的“廉价”身价,再次主演了电视剧《尊严》。

《尊严》是一部描写监狱生活的电视剧,该片于2004年年底杀青,在一些地区播出后,迟志强塑造的犯人入木三分,感动了很多人。而迟志强深有感触地说:“任何人,在不同的环境都要有尊严。即使你是囚犯,也要正确看待自己和他人。而要活得有尊严,无外乎正确看待自己的过去。”
冷,被人们说得一无是处。

目前,迟志强已经签约了5部电视剧。但在采访中,迟志强却表示最希望将来能筹拍自传体电视剧《悔恨的泪》,并请好友刘晓庆和唐国强出演……经过20年的沉淀,迟志强终于又找回了自我,他直面过去,并在对以往的忏悔中真诚地活着。我们不知道他的那部《悔恨的泪》能否顺利开拍,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恢复当年的辉煌,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人一生中做错一件事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不能走出这个阴影,不能直面过去,并重新站起来!

本文标题:迟志强跌倒后是怎么站起来的

本文地址:http://www.lxlong.com/archives/2310.html

本文来源:小龙励志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