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励志 >> 文章正文

迟志强的人生经历

迟志强的人生经历:

牢狱生涯

在人们看来,很小便获得了至高的荣誉,一片星途坦荡的迟志强,本该继续向更高的目标冲刺。然而就在此时,他的人生却发生了急速的逆转。

1982年,迟志强到南京拍摄电影《月到中秋》,期间认识了一些高干子弟,一起跳贴面舞,看内部小电影,后被邻居举报,1983年10月,正在在河北拍摄电影《金不换》的迟志强被警方拘捕。

南京市公安局为此进行了认真地调查取证,决定不对迟志强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致函长影厂内部处理。然而,随着文章《银幕上的明星,生活上的罪犯》的发表,迟志强一事在全国上下掀起轩然大波。文章发表后,南京市公安局对于该文章两名记者的失实报道提出了抗议,但碍于举国上下已被文章激起的民愤,南京市公安局不得不重新给迟志强定性。1984年5月24日,南京中院以流氓罪判处迟志强有期徒刑四年。

判刑以后,迟志强从看守所被转到了劳改农场,正式开始了接受劳动改造的生活。在南京高淳县花山煤矿,迟志强一度心灰意冷。在劳改队干部的鼓励和开导下,在家人朋友和观众来信的鼓励下,迟志强的希望之火又慢慢重新点燃起来。

1986年4月17日,迟志强由于狱中表现出色,被减刑一年半提前释放。劳改大队给迟志强的鉴定是:迟志强属于在运动当中处理过重,建议重新回厂。

美丽爱情

1986年,迟志强又回到了长春电影制片厂。

一天,长影厂的宫喜斌找到迟志强,邀请他一起去看一部国外的新片子。走进放映室刚坐下,另一位同事领着一个陌生的姑娘坐在了他的旁边:“小迟,她叫池代英,杭州一家企业的财务科长,来长春出差。”迟志强礼貌地和那个叫池代英的姑娘点了点头,然后就专心地看起了电影。“哎呀!你们还是一家子呢!都姓迟(池)呀!”片子放完散场时,宫喜斌开玩笑似的指着他们说。
迟志强傻傻地对着池代英笑了笑,然后就独自回到了宿舍里。

一周后,来长春出差的池代英回了老家杭州。

不久,迟志强突然接到了一封她的来信,大致内容是鼓励他重新站起来,说有很多年轻朋友喜欢看他演的电影,希望他能早日重返银幕。最后,她说自己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会出差到长春,希望下一次再到长春时还能够见到他。这是迟志强出狱后收到的第一封来信,他激动地不止一遍地读着这封信,脑海里极力回忆着池代英的身影。

第二天,迟志强给她回了一封信,表示她再来长春时他去车站接她的想法,并同时流露出因对她的印象模糊,想向她索要一张照片。信件发出后,迟志强忽然又后悔起来,在每日的忐忑不安中,他等待着。大约过了一周,迟志强收到了她的回信,还有一张近照。

拿着池代英的照片,迟志强忽然在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一种甜蜜的幸福感悄然升起。他不敢再想下去,他苦苦地等待着池代英的到来。

不久,池代英如期而至。迟志强兴奋地接她住进了电影厂的招待所,他们在短暂的几天接触后,很高兴地成为了朋友。

在迟志强与池代英相处的最初日子里,他们虽然都很快乐,但彼此都小心地保持着某种距离。迟志强不敢向她提起过去,他们的友情在一种躲闪中继续着。相处半个月后,池代英对迟志强说单位的公事办完了,她要回去了。

那天迟志强特意换了一套很久都没有穿过的西装,约池代英进了一家规模较大的饭店为她饯行。

那天晚上,他们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邻桌结账的一个人惊奇地发现了迟志强,并喊出了他的名字。顿时,饭店里就餐的客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俩,同时传来议论声。迟志强低下了头。

好容易等池代英吃完饭,他匆匆付了账后准备快步逃开时,池代英叫住了他,她若无其事地环顾了一眼四周,轻轻地挽起了他的胳膊,然后悄声对他说:“让他们看吧!”

迟志强紧紧地握着池代英的手,视线模糊了……

池代英回去了,那时他们惟一的交流方式是写信,每天一封。两个月后,池代英因工作原因,又来到长春。在车站,迟志强第一次忘情地把池代英抱在了怀里。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聚散不定的恋爱后,迟志强把池代英领回了哈尔滨的老家。父母见到池代英后格外高兴。然后迟志强又去了池代英的家里,她的父母热情地招待了他,使迟志强那颗原本还有些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迟志强回长春前,池代英鼓励他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相信你总会有机会的。”

1987年上半年,迟志强终于迎来了这一天。张啸天厂长让他去成都参加一部叫《天鼓》的片子的拍摄工作。迟志强满怀感激地看了老厂长一眼,匆匆地踏上重返演艺道路的行程。

到成都报到后,迟志强兴奋地将接拍片子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了正在杭州的池代英。第二天,迟志强就随剧组到了唐古拉山山脚下,一个星期后,他们登上了海拔6400多米高的唐古拉山脉顶峰。由于迟志强当时出狱仅一年多,体质较弱,非常不适应高原的恶劣气候。开机的第二天,他就病倒了,但他仍然坚持着拍摄工作。

当时迟志强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决不能让池代英失望,也不能失去这个重返演艺道路的机会。

艰苦的拍摄工作大约进行了一个星期,他们终于完成了在长江源头上这部分的拍摄工作。在剧组准备下山拍摄下一个单元时,迟志强由于病情加重而大吐不止。当他们走到海拔3000多米的时候,已经6天没有吃东西的迟志强悄悄对与他同睡一个帐篷的李幼斌说:“斌子,我可能不行了,如果我真的没有走下去,你一定要帮我把这封信交给池代英。你告诉她,虽然我没能坚持到最后,但是我没有辜负她。”李幼斌看着气若游丝的迟志强,放声大哭。

他们整个剧组又走了一天,终于看见了一个牧民放牧住的临时小帐篷,他们得救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长影《电影世界》杂志把迟志强引见给一个音乐制作组,让他以自身的感受,试唱几首失足青少年迷途知返、浪子回头的歌曲。迟志强欣然地接受了,并一起参加了歌词创作的工作。

在一次研究创作一首歌词的时候,迟志强忽然想起了池代英,于是他把“紧紧地拉着你的手,我怎能舍得让你走……”这样一段话加到了歌词中。

1988年5月21日,经过了近三年时间离多聚少的甜蜜恋爱,迟志强与池代英终于步入了结婚礼堂。婚后,他们定居在杭州。

迟志强结婚刚一周,就接到了长影厂的通知,让他立刻回厂。

临要上车时,池代英突然将他紧紧抱住,眼泪汪汪地说:“我们以后的日子会不会总是这样?”迟志强默默地看着池代英,想了很久说:“不会的,以后我们决不会总是这样的。”那次拍片的场景主要是在长春进行,他们再次团聚便等了四个月。

“你觉不觉得我们好像还是在度蜜月?我敢说我们的蜜月是世界上最长的一次蜜月。”这是迟志家回家后的第一天晚上对池代英说的一句话。池代英幸福地睡着了,可迟志强却久久地凝视着进入甜美梦乡的池代英,怎么也舍不得睡。

半个月迟志强因工作又离开了新婚的妻子。

1989年年初,迟志强回到杭州陪已经怀孕的池代英过春节,没来得及照顾她几天又赶回东北。那年夏天,迟志强的儿子出生。儿子出生后的第6天,迟志强又不得不匆匆离开家,一走就是8个月。

当迟志强赶回家中再次看到儿子时,儿子已经会满床爬了。

1990年春节前两天,迟志强刚到家中,池代英便对他说:“今年咱们回哈尔滨过年。东西我已经准备齐全了。”“你怎么想起今年回我家过年呢?”迟志强不解地问。池代英瞥了他一眼,一边哄着正要睡觉的儿子,一边说:“你不是在去年春节时说想你的家人了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再说,儿子也都长这么大了,他爷爷奶奶早该想他了吧!”迟志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心里充满感激。
从那以后,每一年春节池代英都会主动买好各种新年礼物,与迟志强一起回老家哈尔滨过年。

可是在演艺事业上,迟志强总是不断地受挫。后来他在秦皇岛市开了一家饭店。

他想在秦皇岛市开了一家饭店。 这个想法其实早在一年前迟志强就曾对池代英说过,可池代英却一直不很赞同。她总对迟志强说:“你还是应该把全部精力用在演艺事业上。我知道你深爱这一行,何必为了暂时的一些歧视、非议放弃你终生的梦想呢?”但是迟志强真的决定开饭店了,她也同样表示了对丈夫的支持。

每年除正常接拍片子外,还要照顾秦皇岛的生意,迟志强更加珍惜每次回到家后的团聚生活了。

1994年5月21日,当迟志强刚结束完一个片子的拍摄,像以往一样赶回家中的时候,池代英欣喜若狂地把他抱住。池代英说:“你总算还能记住一次。”迟志强忙应声说:“我怎么会记不住呢?这次我不是特意赶回来了吗?”说完,迟志强立刻在脑海里回想起家人生日等纪念日。可想了半天,迟志强还是没有想出来。于是,具有专业演员水平的迟志强便开始了小心翼翼的特殊表演。他说:“今天咱们去外面吃吧!也好庆祝一下。”池代英说:“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不过是结婚6周年纪念日。只要你心里记得,庆不庆祝都无所谓。”

迟志强的心猛然一震,这才想起来他与池代英已经结婚6年了。

2003年年初,刚刚结束完《鲁班大师》的拍摄,迟志强就与池代英商量,想把在秦皇岛经营的饭店转让,好专心地投入到演艺事业中去。池代英很清楚他心中那个一直珍藏的梦想,她同意了他的决定。

2003年是他们结婚的第十五个年头,原本迟志强想在结婚纪念日时与池代英好好庆祝一番,但由于他当时又在外地拍片,只好给池代英打了一个电话。迟志强说:“对不起,今年我又回不去了。明年,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庆祝结婚纪念日。”(摘自百度百科)

本文标题:迟志强的人生经历

本文地址:http://www.lxlong.com/archives/2307.html

本文来源:小龙励志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