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影视 >> 文章正文

鲁豫专访丁佩文字实录

鲁豫专访丁佩文字实录:功夫巨星李小龙三十三岁突然暴毙。1973年7月20号,晚上10点左右,当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躺卧在邵氏女星丁佩床上的李小龙,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至此丁佩的名字,似乎永远和李小龙的死亡绑定在一起。这个26岁年轻女孩的人生,也就此变得暗淡无光。

凤凰卫视7月31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丁佩公布李小龙暴毙案口供 还原事件现场

解说:李小龙红颜知己丁佩,闭关修行三十多年首次接受电视独家专访。鲁豫专程前往香港,随丁佩追寻李小龙的足迹。

丁佩:当年呢这边应该是有一个花园吧,有一些草地的。

陈鲁豫:哇。

解说:作为李小龙暴毙经过的唯一目击证人,丁佩首次公开41年前的警方口供。

陈鲁豫:我刚才看里面写,那天晚上他吃得很少。

解说:独家口供,将还原怎样的事件真相。

丁佩:当天下午嘛,就是李小龙跟邹文怀来到我家谈那个《死亡游戏》的剧本。

解说:多位证人忆述事发当晚全经过。

乔治·拉扎贝:他说他头疼。

嘉宾:当时他躺在床上,穿着整齐。

李小龙的主治医生:这个报告把他的一生都毁了。

解说:丁佩大胆回应,坊间关于李小龙的死亡猜测。

丁佩:因为人家就说什么我跟他是,好像这个讲得很不好听了。

解说:怎样的尸检报告震惊全港。事发后丁佩又为何接拍印证谣言的自传式电影。

丁佩:我得过精神分裂了,到现在不是还有人家说我拍三级片吗。

解说:深受打击,她开始三十余年的半闭关生活。

丁佩:我真的是不想见人,我倒是半闭关差不多快40年。

解说:怎样的情感,让她付出41年的执著。

陈鲁豫:对这个人有很深的情感。

丁佩:除了很深啊,如果说你叫我一起走,我也是可以啦。

解说:李小龙珍贵遗物首次公开。

丁佩:其实有三条,有一条给了周星驰。

解说:曾经沉沦毒害,是谁把她拯救。

丁佩:向华强帮了我。

解说:《鲁豫文约》说出你的故事。丁佩、李小龙,爱是付出,精彩马上开始。

解说:功夫巨星李小龙三十三岁突然暴毙。1973年7月20号,晚上10点左右,当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躺卧在邵氏女星丁佩床上的李小龙,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至此丁佩的名字,似乎永远和李小龙的死亡绑定在一起。这个26岁年轻女孩的人生,也就此变得暗淡无光。

丁佩:本来是不敢说是活在天堂,马上就下了地狱。

解说:各方的指责和辱骂,把她逼到精神分裂。

陈鲁豫:那时候你有没有一点那种抑郁的状态?

丁佩:我不知道,因为我至少,我得过精神分裂了。

解说:为寻求内心的平静和解脱,她隐退幕后,过着半闭关的生活。

丁佩:我已经吃斋拜佛34年吧,一个人受到重大的一个打击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个天。

解说:她用41年,却没能忘记刺骨的伤痛。时光亦没有洗刷她身上被贴上的那些恶意标签。

丁佩:人家对你的误解,你不是说很普通的误解,站在这里我真的是很不舒服,你看我的眼睛这边已经爆了血管。

解说:无法改变世界,她选择两耳不闻窗外事,她把李小龙和自己放在精神的世界里,寻求一丝的安慰。是什么样的感情,让她付出了一生的执著。

陈鲁豫:是不是他走了之后,你突然意识到我其实真的很,对这个人有很深的情感?

丁佩:除了很深啊,如果说你叫我一起走,我也是可以啦。

解说:作为李小龙死亡经过的唯一目击证人,丁佩首次公开41年前的警方口供。独家口供,将还原怎样的事件真相。李小龙的暴毙之谜,正在为您讲述。

丁佩:两个时间的。两个时间是不一样,一个是当天的。

陈鲁豫:一个是7月21号。

丁佩:一个是隔了。

陈鲁豫:还有一个是8月3号,隔了一段时间。

丁佩:上面的写得很清楚的,因为这是法院上法庭的。

陈鲁豫:我刚才看里面写那天晚上他吃得很少,喝了两瓶啤酒,半个香蕉,一个,一个什么梨子。他吃的东西很少很少。

丁佩:因为我们预备要去吃饭嘛。

陈鲁豫:这个,这个乔治莱森比是后来演过007的那个人吗?

丁佩:对呀对呀对呀。

陈鲁豫:就是他是吧?

丁佩:对对对就是他演007。我们就是约了那个007,就是那个。

解说:口述中提到的007演员,在事发前一晚还和李小龙一起共进晚餐。当时李小龙就表现出了异常。

乔治·拉扎贝:他说他头疼,我就说,你看起来没事。我看上去还不比他健康呢,我们就没有再谈到头疼的事情了。第二次在一家日本餐厅,他告诉我,在出事前那一晚,我说明晚跟你吃个饭,我说如果你不舒服那就算了吧。

解说:面对好友的担心,李小龙不以为意,他告诉乔治约定不变,明晚继续讨论剧本以及相关的合作事宜。李小龙之所以没有重视头疼的问题,是因为不久前,他刚做过全身检查。

李小龙的主治医生:他在美国的时候,做了一个详细的报告,主诊医生说他有个强壮的身体,他的体能一如20多岁的小伙子。所以我想李小龙对那个报告真的很信服,认为他自己呢是一个无敌的人。你知道的,他结果永远的年轻了,我想这个报告把他的一生都毁了。

解说:李小龙万万没有想到,多日困扰他的头疼,是一个死亡的预警,他忍耐着头疼继续工作。

丁佩:当天下午嘛,就是李小龙跟邹文怀来到我家,谈那个《死亡游戏》的剧本。他其实已经拍了一点了,那坐到那儿就聊天嘛,就讲嘛这样子。约了一个,一个就是007嘛,也就是电影明星他预备要跟他合作拍戏的,就约在一个,一个吃日本饭这样子。那李小龙就说哦,我头有点不舒服,我就想休息一下,邹文怀就说那如果这样的话你们等会儿来吧,我先去,是这样。那邹文怀又打电话就说,你们是不是要来吃饭啦,这样子。我说哦,那我就跑去看看他啦,就很小声叫他吧,因为我想他很累嘛,不舒服休息,不去叫他。我有一个很奇怪,我又想叫,我又拍骚扰,叫了一声他没什么回应。那我就跟那个邹文怀讲,我又没想什么,我就说他没有他没有回应,邹文怀就说哦我马上过来这样子。

那过来叫他也没什么回应,那就打电话给一个外国医生。那个外国医生呢就没找着,就找了我的一个医生。就来的时候就说,马上要送医院了嘛就已经,就打999。

陈鲁豫:抱歉,很难受。

丁佩:对呀,没什么。

陈鲁豫:抱歉。

丁佩:但是有很多人还责怪我。说送到伊丽莎白医院,那你旁边不是就有一个浸信会这个医院。

陈鲁豫:我知道这个医院。

丁佩:那我心里想我当时没有什么地位,我不过是他的一个朋友对吗,那里边还有什么电影公司老板呢,所有的人。我相信我现在可以完全做主,当时我心想,我没有一点可以做主的吧。而且我根本什么也没有想到,我脑筋也一片空白。

解说:面对毫无知觉的李小龙,丁佩非常担心,但她并没有被允许一同前往医院。把持大局的邹文怀马上通知了李小龙的太太琳达。

琳达(李小龙妻子):邹文怀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快来医院,李小龙被送到了医院。我在李小龙之前先到了医院,我觉得等了很久,一切都很久。终于救护车来了,李小龙被送到了,我看到他躺在那里,我看到他们在往他的心脏那里注射。我记得我问了站在旁边的一个医护人员,我不敢问,他是否死了,我说的是,他还活着吗?他们摇摇头说不。我不敢相信,他们一定错了,这不可能。但我又能怎样呢,他真的过世了。

李小龙离奇死亡原因不明 媒体蹲守丁佩家

解说:法院将给出怎样的死因定论。

丁佩:法庭它有个死因研究的,而且李小龙是经解剖。

解说:丁佩到底和李小龙的死亡有没有关系。

丁佩:结果我还好没去,我去肯定给人砸死在那儿。

解说:为何李小龙的尸检报告会震惊全港。李小龙的主治医生对李小龙的死亡有怎样的解读。

嘉宾:我反而觉得这种说法挺滑稽的。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解密李小龙的暴毙之谜,精彩马上回来。

解说:身为有妇之夫的李小龙,却死在了邵氏女星丁佩的床上。在那个保守的年代里,这个石破天惊的爆炸新闻,掀起了轩然大波。

丁佩:本来是不敢说是活在天堂,至少马上就下了地狱。

解说:虽然丁佩是李小龙生前最后一个看到的人,但丁佩却没能跟李小龙做正式的告别。这也成为了丁佩心中,很大的遗憾。

丁佩:而且不是李小龙出殡吗,我也送了一个花圈。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也没有找到我想是不是也要去啊。结果还好没去,我去肯定给人砸死在那儿。

陈鲁豫:会吗?

丁佩:我不知道,因为人家都很激动的。

解说:1973年7月25日,李小龙出殡当日,很多香港市民都赶来和李小龙做最后的告别。九龙殡仪馆附近被挤得水泄不通,警方不得不出动大批警员控制场面。祭坛上方挂着巨大的蓝色挽联,艺海沉星,哲人其萎。他的妻子琳达,在邹文怀的陪同下来到殡仪馆,并按照中国人的习俗披麻带孝。她在送给丈夫的花篮上写着,缘续来生。李小龙的家人同事和好友,也纷纷到场告别。诸位亲友瞻仰了李小龙的遗容,最令人为之动容的是,当李家的保姆保护着李小龙的子女突出重围后,当时刚刚七岁的李小龙儿子李国豪,在葬礼上指着父亲的遗体叫,电影电影,他以为父亲正在进行电影拍摄。出殡仪式后,琳达和孩子陪伴着李小龙的遗体回到了西雅图,最后李小龙在西雅图东北面的湖景公墓长眠。

虽然李小龙已经入土为安,但事件并没有就此了结,不久后李小龙的尸检公布,当中竟然显示他的体内含有微量大麻,后来李小龙的妻子琳达承认李小龙在死前的几个月里确实有服食大麻的习惯。另外医生们还发现李小龙的脑部有中度肿胀,有专家认为,这是对止痛药物过敏引起的。因为事发当晚,丁佩曾给头痛欲裂的李小龙服用过止痛药。

嘉宾:那种止痛药当时多为东方人服用,但我并不认为这种药会引致并发症,我反而觉得这种说法挺滑稽的。那会令人们对服用止痛片有一种惊恐心理。

解说:还有一部分人,在李小龙和丁佩的特殊关系上大做文章。认为李小龙吃的药,并不是止痛药。

丁佩:因为人家就说什么跟他是好像这个,讲得很不好听啦,我也不太好意思讲对不对。我从来发梦都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那我跟我妈呢,就是只有希望呢就是知道法庭它有个死因研究的。

解说:在等待法庭宣判的期间,记者们纷纷驻守在丁佩家门口。希望从这位唯一的目击证人口中,得到与李小龙暴毙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死,但丁佩却似乎人间蒸发了。

陈鲁豫:你还躲在这儿?

丁佩:因为我一直在家,我当晚也是睡在那个床上的,对呀。

陈鲁豫:那之后那几天,你就完全不能出门了。

丁佩:是不能出门。然后也要好像我干妈替我们送饭,或者还要偷偷地,真的不晓得,好像拍电影一样的了。

陈鲁豫:那你妈妈你弟弟能够出门吗?

丁佩:对,他们也是绕道而行。因为记者他们也认识我妈,我们就都没有出去。然后找一个空档,经过不知道多少天之后,我真的不记得了。然后我们就是在半夜三更,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子出去了。

陈鲁豫:你当时有没有一种冲动说,要不然我找一个什么媒体,找一个记者跟他们说一下。

丁佩: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陈鲁豫:说我正面的故事。

丁佩: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这样想,什么正不正面,我那个时候也没怎么想,就是很害怕,我们就等着这个死因。有一个开庭,那就一直在等着,希望这个开庭呢可以证明到李小龙的去世是跟我没有关的。

解说:论证两个多月后得出的结论是令人失望,终审裁定李小龙的死亡为死于非命。死于非命和意外死亡的情形是差不多的。只是死于非命比意外死亡更加不幸。过于含糊的裁定,并没有把丁佩解救出来。铺天盖地恐吓信,严重地困扰了丁佩的正常生活。还有人扬言要取她的性命,每天活在恐惧中的丁佩,也曾尝试解释。

丁佩:李小龙说他的头很痛,我就给了他一颗止痛片。他问能不能让他躺一下,我就说随便吧,你休息一下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反映吧。假如你的朋友在你家中觉得不舒服的话,我想你也会给他吃止痛片的吧。

解说:但碍于和李小龙的这层关系,真相与其说似乎永远也说不清道不明,倒不如说是大家根本不愿意听丁佩解释,反而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想象。

电影《李小龙与我》片段:

就是她呀,哼,害人精。

这种女人你看她那个长相,长得就邪里邪气的样子。

真有一手,把一个大英雄给害死了。

当然了人家是一条狐狸嘛,你以为是什么。

是个女魔。

解说:虽然丁佩对于大家的猜测公开否认,但是就在李小龙去世后的第三年,由丁佩主演的电影《李小龙与我》,却恰恰印证了大众的猜想。丁佩为什么要接拍这样的电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而电影策划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意图。

陈鲁豫:为什么要在那样刚刚最难的时候,等于刚刚过去你要拍一个又是讲自己跟李小龙那样的一个电影?你要演的话那自己就更说不清楚了?

丁佩:因为那个时候讲得糊里糊涂的,真的没想这么多。

陈鲁豫:就人的状态是。那时候你有没有一点那种抑郁的状态你觉得?

丁佩:我不知道,因为我至少我得过精神分裂了。我那时候我看也是迷迷糊糊的。但是我那部戏是不是真的,是完全是造出来的,没有这种事就写的嘛。到现在不是还有人家说我拍三级片吗。我们邵氏公司拍戏的时候,它是有权的,如果在这个戏里面,它要加什么全裸体的人,我们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加上去的。

陈鲁豫:所以你只看到就是个剧本,大概的一个故事?

丁佩:就它也没有关系,这个它所有剧本我们也知道它要加,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所谓啊,因为那也不是自己嘛。香港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我不是拍三级片的,每个都知道。但我比较前卫一点,譬如说穿个游水衣啊什么的,因为我比较洋派,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到海滩都是这样子嘛。还有人家如果说情侣拍戏,那老板又希望你哎,要性感一点,暴露一点或它觉得这样子会讨好观众,那我们就是做艺术的。就是导演说的尽量配合导演,其实是最痛苦就是拍床上戏。又热又周身都是汗,然后就像几十个人要叫,哎你要那样子,每个人都是很痛苦的嘛。然后穿那个里面的譬如我们自己有一些。

陈鲁豫:打底的衣服。

丁佩:然后一下说这个又穿帮了,然后又把它弄低一点,弄高一点的。又热有累,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我的形象可能也不是这么好,人家又觉得男女朋友所以就加油加醋,而且你知道啦,这么轰动的事每个人都想写嘛。但我自己觉得呢就是说我形象不是很好,不是没有关系。但是我觉得对李小龙有点不公平。

陈鲁豫:我有点不明白,你老说你形象不好,指的是什么呢?是说你的样子会让人别人觉得你是某一种类型的女人还是?

丁佩:对呀,因为每个人都说我不好嘛,因为你以前没有知道李小龙去世,就是之后所有的传媒还有就写得嘛。到现在不是还有人家说我拍三级片吗。

陈鲁豫:所以我觉得就是那时候你没有想得很清楚。

丁佩:我女儿看过这部戏,我女儿看的说哇,有没有搞错啊妈咪,她每次她比我紧张几十倍。所以我出来也就是为了有一半是为了她。

陈鲁豫:那你那段精神状态最不好的时候,是在医院治疗还是在家治疗呢?

丁佩:在家。

陈鲁豫:要吃很多药吗?人在那个时候吃很多精神药物人会变得样子都不一样?

丁佩:原来我有吃镇静剂呀。

陈鲁豫:但你的样子在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漂漂亮亮的。

丁佩:我也不知道了,因为我自己都,你明白我讲的吗?我也受过很大的考验的,就是我这一生如果从小到大你再叫我走一遍的话,我相信我也走不过来的,因为太幸苦了。

解说:饱受精神折磨的丁佩,本想借接拍这部情节虚构的电影,传达自己真实的情感。

电影《李小龙与我》片段:

以后的日子我会受到更多的委屈,更多的诅咒,更多的迷失。但是为了你,我会忍受,因为这是值得的。

解说:但没有人在意丁佩的这段内心独白。所有人都把注意力聚焦在片中的那段激情戏份。从此对丁佩的谩骂更加不堪入耳。

电影《李小龙与我》片段:

谣言,全都是谣言。

解说:而当时邵氏为了增加噱头,把出品人的名字擅自改成了丁佩。所谓的丁佩亲自提供剧本也不过是简单地问了她一些和李小龙相处的细节。而具体情节,包括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等等,都和现实大相径庭。

电影《李小龙与我》片段:

没有人能了解,真实的一面。

解说:虽然接拍此片时的丁佩精神上出现了问题,并不清醒,但她的这个选择,确实把自己推到了更为尴尬和难堪的境地。

电影《李小龙与我》片段:

小龙,是不是我害死你的,是不是小龙。

解释:电影上映后,大家对丁佩的攻击变本加厉,她则选择了沉默。她本来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能逐渐转移注意力,让她重归清静的生活。但很遗憾,时间并没能抚平她的伤痛,治愈龙迷们的怨恨。因为大家并没有因为李小龙的离世,将偶像淡忘,他早已成为一个传奇。李小龙效应直至四十年后的今天,依旧影响着世界文化。每年李小龙的忌日,都是大家祭奠心中偶像的日子,也是丁佩的受难者。她的时间也似乎永远被定格在1973年7月20号的那个夜晚。伤痛的往事,不断地被提起被指责。

丁佩:我真的是不想见人,我倒是半闭关差不多快40年到现在。我平常都很少出去,我有出去,但是我平常在家里我真的我谁也不想见。

丁佩谈李小龙离奇死亡:叫我一起走也可以

陈鲁豫:我听说您差不多几十年不看电视,不怎么看报纸?

丁佩:没有我大概禁这个,我是不看报纸已经有差不多三十,这几十年了。因为影响我很大嘛对不对,我不管是不是真真假假,虽然捕风捉影,也是在写你,也是一些。那电视呢是我妈我爸他们在的时候我还偶尔有看,但最近这十几二十年就没有了。因为我就转向去背经,因为实在也很,我学佛之后我也是很忙很累的。我已经吃斋拜佛34年吧,一个人受到重大的一个打击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个天。

解说:1年的感情,41年的执著,她如何看待这段缘分。

丁佩:最喜欢我的人,对我这么好的人走了,损失最大的就是我嘛。

解说:濒临崩溃边缘,是谁将她拯救。

丁佩:向华强帮了我。

解说:她又如何走过半闭关的生活。

丁佩:经过就是恐惧,然后我也有麻醉自己。

解说:为何时间没能停止伤害的继续。

丁佩:我在外面的自由世界里,我还没有自由地去讲话。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丁佩、李小龙背后的女人,精彩马上回来。

解说:两人结识不到一年,李小龙就在丁佩的寓所往生了。很多人认为李小龙的死亡与丁佩有关,大家把失去偶像的悲痛转嫁成对丁佩的怨恨。相比起各种刻薄的责问和诬陷,最折磨丁佩的,其实是对李小龙的思想。

丁佩:我也很不开心嘛, 最喜欢我的人对我这么好的人走了,损失最大的就是我嘛。

陈鲁豫:是不是他走了之后你突然意识到,我其实真的很对这个人有很深的情感。我不用爱这个字,有很深的情感。

丁佩:除了很深啊,如果说你叫我一起走,我也是可以啦。就是这样子咯。

陈鲁豫:但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丁佩姐姐,就是你。

丁佩:爱是没有的我告诉你。

陈鲁豫:爱是没有的?

丁佩:对呀,爱就是这样才是爱,两个在一起不会永远爱的啦。爱是没有的,没有了才是爱呀。哪有爱,这是一个讨债还债报恩抱怨嘛。

陈鲁豫:我明白你说的。

丁佩:这样来的不是爱。

陈鲁豫:没有的才是爱。

丁佩:对。

解说:李小龙的突然暴毙,让毫无思想准备的丁佩手足无措,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的咒骂也差点击垮了这个只有26岁的年轻女孩。她一度靠吸食大麻来逃避现实,就在她最心灰意冷的时候,一束温暖的阳光,洒进了她的人生。

丁佩:他初初往生的时候就是我经过就是恐惧,然后我也有麻醉自己。到向华强帮了我对不对,就是起码有个安定的家之后,生了一个女儿,医生说女人应该生个孩子,我是跟我女儿一起长大的。

解说: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丁佩,却在李小龙离世后第三年与向华强步入婚姻。她说当年自己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她需要一个依靠。而向华强也没有理会外界关于丁佩的负面报道,一直在帮她。

陈鲁豫:他其实也算你生命中一个贵人对不对?

丁佩:那当然是我的贵人。

陈鲁豫:丁佩。

丁佩:是我的超贵人哦。

陈鲁豫:我觉得一个男人会在那个时候娶一个女人,我觉得是一件,是一件挺难的的事情。

丁佩:我告诉你他还要承受人家对我的名誉嘛。对吗,所以他真的也就像你讲,他真的是,有李小龙没有他也不行。

陈鲁豫:那我猜想,我没有那么深的阅历,但是我猜想。他在那个时候是喜欢你的,但是可能更多是他觉得我要给你一个保护。

丁佩:没有我们,我告诉你啊,喜欢是不会说,他不可能是讨厌我嘛,对不对。我觉得他是非常好的人,心地善良这样子,他跟我差不多。我跟他也很像,某一方面很像的。心软,耳朵或者怎么样,反正我跟他很像的,就是这样子。

解说:虽然丁佩和向华强的婚姻只维系了四年,但向华强在丁佩心中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后来向华强成为香港电影圈呼风唤雨的人物,更捧红了刘德华周星驰等天王巨星。如今组建了新家庭的向华强,还是一直承担着丁佩的一切开销。

丁佩:就等于我们还是一家人嘛,就等于他现在的太太呀,孩子呀,我还是当我是一家人啊。他要不要的话,他的小孩我也是当我自己孩子,比我自己孩子还好啊。比我自己的孩子还好,对啊。

解说:结束婚姻后,丁佩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几十年如一日地吃斋拜佛,深入检出的她,对外界巨变的世界有些陌生,但面对一些改变,她始终难以接受。比如李小龙坐落在九龙金巴伦道的寓所,如今被改成了终点酒店。像个41年,旧地重游却物是人非,让丁佩很不是滋味。

陈鲁豫:这个,这个,是这个房子吗?当年他的住所?

丁佩:对对对。

陈鲁豫:从外面看是有一些破,当年什么样子?

丁佩:当年呢这边应该是有一个花园吧。有一些草地的,但是它现在外面呢已经,你看就是很难看嘛。它现在就是做了一个汽车酒店。那这里有一个招牌,这里有的它的门牌是41,我觉得也很巧。

陈鲁豫:41,41年。

丁佩:在未来的,现在式41年开始,我现在走出来了。那我想借着这个机会,我也很开心啊,讲真的,我在外面的自由世界里是不可,我还没有自己地去讲话。因为我受了一些限制,什么叫限制,是心理的限制。

陈鲁豫:是自己给自己的限制。

丁佩:无形的压力。就是譬如说很多人的误解啊,还有他的家人啊,如果说我要说什么,那人家就说哦可能要告你啊。所以造得我的心理很不平衡,因为我讲良心话,李小龙往生之后我就在承担他所有的一切到今天,我相信我就是一个大家的见证。我的见证是什么呢,我经过这么多的打击磨难,而且我有做好我自己,我由从小不读书,到遇了这个事,我反观自心我没有责备任何人。我先想我自己,然后我怎么样来对抗这个,你要我死不是问题,但要我自己愿意死。我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去死啊,对不对。死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但我要资源地去死,你如果这样打击我,反而造成我更上进,所以我也很感谢。那我现在呢我想做子一个动作,来谢谢所有整个世界李小龙的影迷。

陈鲁豫:你要做什么动作?

丁佩:我这个动作来纪念他好不好?

陈鲁豫:好。

丁佩:我做这个动作呢,就是李小龙在《猛龙过江》,有做过这个动作。我一做这个动作呢,这李小龙的影迷都会知道的。那你知道我已经几岁我不想讲,我是1947年出世的。但是我永远希望可以保持到1947啦,不是,保持到这个47啦。我这个动作呢,如果你练过瑜伽可能你会做,如果你像我这个年龄了,我不用热身的我也不用练的。

陈鲁豫:你可以待很久吧?

丁佩:可以啊,很自然啊。

陈鲁豫:很棒。

丁佩:但我其他的功夫不能表演。因为我预备要拍我的戏,我预备在戏里面再表演。

陈鲁豫:那您这几十年都有连吗?

丁佩:没有啊。我都给你讲他跟我一体嘛,神力嘛。

陈鲁豫:我只能去想象。

丁佩:对啊,就不用练的。这不是练不来的。

陈鲁豫:我听他们说,说只要你稍微一用劲,身上那个肌肉就非常非常厉害。这个是只能说是天生的是吗?因为你不是每天都练我知道,你也没有练过。

丁佩:不是天生就是他给我的力量嘛。我一弄起来,我可以像李小龙啊。不是说很有力量,就是换了一个人了。我只要表演给任何一个人看,每个都说哇好像李小龙啊。

陈鲁豫:你这个肌肉是26岁以前是没有的?什么时候才开始有的?

丁佩:我是因为前几年洗澡的时候。

陈鲁豫:突然发现?

丁佩:突然间我是很无聊嘛,就在那边随便把肌肉弄起来,学学李小龙啊这样子。然后就觉得怎么这么像李小龙啊,这样子咯。

陈鲁豫:哇,这个的确没有办法解释。

丁佩:对啊,然后我譬如我的头,我随便移动,我这肯定我的寸劲,因为我的任督二脉通的,你知道任督二脉吗?

陈鲁豫:我听说过是武侠小说,才知道的。

丁佩:对啊。

陈鲁豫:但我永远不知道那个通了是什么感觉,我不明白。

丁佩:就是斗劲,就是你任督二脉通,你的思想一去,你立即马上就到了,看到没有就是这样子。你一去你就到了。那个力那个点就到了。

陈鲁豫:哇,你刚才那个劲儿是跟你平常完全不一样的。

丁佩:对,我就是随便表演这么一下,给你看一点点。对呀,但我讲真的我觉得就是说一切都是,虽然对我来讲是很不可思议,但是我是当事人,我都要以我自己的方式来化解。对啊,我不可能把这个阴影再带到我一辈子。对啊,要不然我就是觉得我,因为觉得我是跟他一个地方来的。那时间到了他要上去,然后他是上半部,我是下半部。对呀,他是上集我是下集。他是第一章我是第二章,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我也不可能活得这么,我也要解脱,我自己也要带着他解脱。

丁佩:曾将李小龙的一条裤子送给周星驰

陈鲁豫: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他是第一章你是第二章。

丁佩:那也蛮久了。我是自己心里想,但是我一直照这样走。但我现在证明肯定是,就是我可以任督二脉是通的,我可以有寸劲,我可以弯腰,我可以做他在《猛龙过江》的动作,而我没有练过。

解说:丁佩公开李小龙的珍贵遗物。

丁佩:其实有三条,有一条给了周星驰。

解说:丁佩对李小龙有着怎样的内心独白。

陈鲁豫:对这个人有很深的情感。

丁佩:除了很深啊,如果说你叫我一起走,我也是可以啦。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丁佩、李小龙爱是执著,精彩马上回来。

解说:李小龙曾给丁佩一些意义特殊的小礼物。比如由他自创截拳道的掌门人徽章,还有李小龙亲手做的双截棍。这些礼物现在看来尤为珍贵,他们也是丁佩最珍惜的收藏。在为我们展示前,丁佩还特意铺上了自己准备的金布,一是做保护之用,另则是希望把她的宝贝拍得好看点。

丁佩:这个是他最宝贵的双节棍,是他自己亲手做的。

陈鲁豫:它的材料是什么呀?

丁佩:这是木头。

陈鲁豫:哦,木头。

丁佩:这个我相信这个是最最最宝贵的了。这个他还贴上腰封了,还有个三节棍,还有他留下的两条裤子,其实有三条,有一条给了周星驰,给他保管。

陈鲁豫:啊,给周星驰啊?

丁佩:对,他还没拍《少林足球》之前,那他很喜欢,我女儿说哇你怎么可以把,后来我说因为他是超级李小龙迷。

陈鲁豫:我觉得所有的李小龙迷看到这个就哇。

丁佩:对呀。

解说:为了留住更多与李小龙相关的记忆,事发当晚,李小龙躺过的那床杯子,虽然让丁佩充满了恐惧,但她还是没舍得扔。最后因为南方潮湿的气候,虽然被子没能保存至今,但其实对于李小龙的思念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丁佩的心里,成为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陈鲁豫:你有没有一天的时间,这一天的当中你没有想到这个人?

丁佩:都没有,因为我想起他,都是很不舒服的。因为我失去一个我最喜欢的人,这个人是最喜欢我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起他。但是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他,只要你不超过1973年生的,都可能,就他是1973年往生的。

陈鲁豫:那每年到了那个日子前后,你会不会有特别的不舒服,难受的那种感觉?

丁佩:很不舒服,因为只要你叫我讲起李小龙,我都是不舒服的。当然再讲起那些谣言就很不舒服了。譬如有人想要管我,拿李小龙来要压制我的时候,我就很不舒服的。因为我第一个我也不是罪犯,我自己本身不喜欢给人家质问的,我从小我就自由自在。我从来不会讲一句大话,我也不需要。如果今天每一个人认为是因为我他要去世,那也没办法,我也可以接受啊。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反抗过啊。我比较不太赞成反抗,我觉得要逆来顺受这才是修行。

陈鲁豫:但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形式的反抗。就是我不跟这个世界,我不跟周围这个世界直接去对抗,但是我跟你保持距离,这也是一种反抗。

丁佩:我觉得这比较好。

陈鲁豫:如果按你26岁以前的性格的话,你会去直接反抗吗?

丁佩: 也不会,我也不会。

陈鲁豫:也不会吗?

丁佩:我从小也不喜欢,因为这个是我从小就是这样的,我不惹事但我不会怕事。奇怪为什么没有人去研究他的儿子去世呢,就是他儿子。

陈鲁豫:大家一般把那个归结于是一个非常非常悲剧的一个巧合,一个意外。

解说:李小龙的儿子李国豪在父亲逝世20周年后,同样以“死于非命”的方式,结束了年仅28岁的生命。继承父亲衣钵的李国豪,凭藉名人之后的光环和精湛的武艺,迅速在好莱坞立足。 

李国豪:我已经拍过三部戏了。

解说:正当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悲剧再一次降临了。1993年4月1日凌晨,李国豪在拍摄电影《乌鸦》的一场枪战戏时,被真子弹射中不幸身亡。

嘉宾:李国豪28岁,他是在星期三的下午,一点零四分在医院死亡的。

解说:而射击李国豪的嫌疑犯,最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这个蹊跷的案件,也被法院裁定为“意外身亡”而草草结案。最后李国豪被安葬在父亲的墓旁。很多影迷都会专程前来探望这对给武坛留下璀璨星光的父子。时过境迁,如今的龙迷们,如何看待李小龙当年的突然暴毙。又对丁佩持什么样的态度。

丁佩:我本来是要做一个,就是好像在网上对全世界的一个直播。由蔡和平,他是第一个访问李小龙的。在《欢乐今宵》,他是为我们做一个直访。他说还有人家要问你的问题,对你很不礼貌的你也要接受。我说没问题,因为既然你这么喜欢李小龙,每个人应该嘛,我们就是要接受大家的对不对。不是挑战嘛,真金不怕火嘛对不对。那结果呢,他就在他的脸书上面,就写了这一个消息出来。他说好像是,就是跟李小龙有关的,就是对方啦,而人家就说蔡和平你怎么做这么低级的节目啊。蔡和平一听就气死了,然后因为他是李小龙的好朋友,那李小龙是电影明星,超级巨星。明星是大众的,大家都是崇拜的,每个人都很喜欢的,不是一个人的。那他的脸书上面也有很多李小龙迷。

陈鲁豫:去骂他?

丁佩:对,那每个就很希望我要出来,因为经过这么多年嘛,他们都很支持我,都已经很清楚了嘛。

解说:现如今获得一些龙迷支持的丁佩,是用她41年对李小龙的执著所换来的。这当中还包括着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

陈鲁豫:你不希望你自己觉得就是我这几十年我能够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吗?我不要这样子,等于我损失了这41年生活其实。

丁佩:没有啊,我觉得我得到的弥补到有得有失嘛。

陈鲁豫:你这次出来是要对你的女儿有一个交代?

丁佩:因为我女儿很不喜欢人家讲我不好啊,每个孩子都是这样。对啊所以我要为她我要争口气。

陈鲁豫:那你的女儿在多大的时候问过你这些事情第一次,她问过吗?

丁佩:从来没有问过。都很,都不用问的。但是我们家人都很怕谈到李小龙,尤其我女儿。我女儿是从小就听着李小龙已经受不了了。我妈就很不喜欢李小龙,我妈觉得李小龙害死我了,我本来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孩嘛,我由天堂跑了地狱去了对吗。

陈鲁豫:但今天我见到你,的确有一件事情是出乎我意料的。我想一个人41年过得在我看来真的是会有很难的那个时候,这个人不应该没想到还这么年轻漂亮,这个是出乎我的相象的。我虽然看过你照片,但照片跟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丁佩:人家说七十古来稀啊,我已经六十,还没有到67,就快到67。足啊,是67。我1947年,其实人是没有年纪的,身体有,我本来想,我说我的精神是,但是我身体总要有一天要离开嘛,但我精神是永远不会死的。

解说:丁佩微笑着说,她现在不惧怕死亡,因为那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一个有李小龙的世界。

丁佩:这个音乐呢,这卡带呢是他很喜欢他给我,但是我也没有听,他往生了之后我听。我就是靠这个活得,我还走不了的时候人家这样打击我的时候,我一直体会到他给我这一份,就是说一个真心呢,真心,我得到他的真心。

陈鲁豫:可是那个时候听这种音乐不是会更痛苦吗?

丁佩:没有痛苦嘛,你痛苦也没办法,人就痛苦的嘛,痛苦有什么所谓呢。我不是入了佛门吗,对啊没有痛苦啊。善恶是一体的嘛,有痛苦就有快乐嘛,我现在也不苦不乐啊,

陈鲁豫:所以那个时候最难得时候,听这歌帮你熬过去。

丁佩:我已经都过去了。现在已经可以面对。我可以坐在这接受你访问,你想想看我还有什么不能过的呢。对啊,我也可以克服所有的一切。

陈鲁豫:40年怎么都会过了吧。

丁佩:也不是啊,我已经40几年都不想见人,我干嘛现在还要出来。就算是为什么人我也要有很大的动力啊。但是我如果不出来的话,我觉得我得不到解脱啊,我什么都说了,我哦得到解脱啊。那我也是想已经40年了,那还没有看清楚他最后留给我的是什么,是留给我爱情,由爱情的力量。但爱情有很多种啊,你不是自私的爱,你不就是男女的那种爱,有爱就有恨,就是慈悲的只有爱没有恨。

本文标题:鲁豫专访丁佩文字实录

本文地址:http://www.lxlong.com/archives/2301.html

本文来源:小龙励志网

One Response to “鲁豫专访丁佩文字实录”

  1. 保健 说:

    该怎么说啊,打多少字才显的有文采啊

发表评论